【读书分享】明日的田园城市 V

wulala 2019-11-17

小编说


听建筑规划类名著,是为方便各位能够在时间碎片化的时代,依然能够有效地利用时间,去了解一些规划建筑理论及发展历史。本期将为介绍埃比尼泽·霍华德(Ebenezer Howard,1850-1928)的《明日的田园城市》,往后几周将为大家逐一介绍该书的正文部分。



注:音频为课技(Keget)主播怡清所读,后续会有不断更新的本书正文部分,敬请关注(更多内容请移步我们的微信小程序有声模块)


全文如下:


今天我们继续阅读第六、七、八章

今天的关键词是“社区自治”

我们先从这张“行政机构图解”来建立一个治理体系的宏观框架



1. 圆心+内三圈(第六章行政管理)


之前讲到的管理委员会,即圆心+内三圈组成,由它来支配的资金问题,并表明,托管人以城市地产主的资格所收集的税租是足够的:

  • 支付购地债务的利息;

  • 支付偿债基金,这将使社区尽早摆脱支付这项债务利息的负担;

  • 使管理委员会能从事那些在大部分其他地方要靠强制征税的办法来进行的事业。


重要问题:划分市营和私营控制管理界限的原则是什么呢?

市营企业所经营的范围和取代私营企业的程度有多大,指导我们划分问题的关键在于哪些事情社区能干得比私人好。而我们在设法回答这个问题时,会遇到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

  • 社会主义者认为财富生产和分配的一切方面最好都由社区来掌管;

  • 个人主义者主张这些事情最好由私人来办。


而正确的答案可能不会走这两个极端,在市营企业的知识和信誉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在脱离中央政府的控制取得较大自由的情况下,市政活动的范围可能会扩大到很大的领域,但不存在一成不变的垄断和享有全权的联合。


因而,田园城市的市政当局一开始就会小心谨慎,在最终公布的计划任务书中将明文规定公司打算把委托他们管理的钱用在哪些方面。


对于市营企业掌管的范围应该多大的问题,霍华德认为它的范围将直接按承租人自愿缴纳的税租来衡量,并随着市政工作的有效性和可靠性作相应的增长或缩小。


田园城市市政当局的机构组成:



中央议会:(圆心)

这个议会就好比是田园城市的唯一地产主,有掌管社区的权利。中央议会拥有的权力比其他地方的市政实体拥有的权利要广泛的多。田园城市的中央议会代表人民,行使地产主根据通常的法律所享有的广泛的权利和特权,在很多方面解决了社区自治的问题。


虽然中央议会权力很大,但是为了便于管理,它把许多权利授予了各部门,不过仍保留下列职责:

  • 安排田园城市的总体规划;

  • 决定给学校、道路、公园等等支出部门的用款数量;

  • 对各部门进行必要的,但不过分的监督与控制,以保持全局统一协调。


各部门:(内三圈)

(1)公共管理

财政:中央议会分配给各部门的所需金额由此支出。

税务:受理各种想当承租人的申请,并确定要缴纳的税租额。

法律:规定签订租约的条款和条件,以及需要由中央议会,或者向中央议会签订契约的性质。

检查:本部门执行市政当局以地产主资格,并取得当地承租人同意的、合理的检查任务。


(2)工程

道路、地下管线、污水、有轨电车、市政铁路、公共建筑(不包括学校)、公园和户外空间、排水、运河、灌溉、供水、动力、照明、通讯。


(3)社会和教育

教育、图书馆、浴室和洗衣房、游憩、音乐。

管理委员会成员(男人、妇女都可担任)由纳税租人选举产生,为一个或几个部门服务。各部门的主席和副主席组成中央议会。


在这种体制下,社区可以有正确评价其公务人员工作的最完善手段,在选举时可以向他们提出清楚而明确的问题。


2. 外三圈之一:半市营企业(第七章 半市营企业—人地人民抉择—禁酒改革)


什么是半市营企业?

市营企业和私营企业之间并无明确的界线可划,既非截然市营,也非截然私营,两种特性皆而有之的“半市营企业”。


许多现有城市的“公共市场”由官员掌管,用公款支出,唯一的目的是为公共谋福利。我们所谓的“公共市场”绝大部分靠私人经营,他们为它们占用的那部分地块支付市场税。除了有限的几个方面以外,它们不受城市的控制,利润由各个业主个人享用。因此,也许我们可以贴切的称之为半市营企业。


建立在“当地人民抉择体制”的基础上


霍华德举了水晶宫、禁酒改革两个例子


(1)水晶宫


半市营企业模式可以很好的代入到“水晶宫”中,各商店的业务不是靠城市而是靠各种私人和社团来经营,而经营者的数量受到当地人民抉择原则的限制。


一个申请在田园城市开展店铺的个人或社团,必然关心的是对同产业竞争对手的限制规定,因为它们不同于全球的连锁企业,它们主要靠在本地的贸易为生,因此得出的结果便是:

  • 吸引承租人来此经营,为社区提供租税。

  • 防止店铺类型的重复造成的不合理与浪费。

  • 保持商业竞争带来的优点——低物价,多选择,公平,待人谦和等。

  • 避免垄断带来的弊端。


所有这些我们都可以用一种简单的办法来实现,就是:当地人民抉择体制。


具体来说:田园城市是唯一的地产主,它可以给一个预计的承租人,签发一个若干税租的拱廊中占有长期一席之地的租约,并承诺:“这是经营你这一行在这一分区中的唯一地块,……只要你的这类商品让居民感到满意,我们就不会租给经营你这一行的人,但是,必须防止垄断。如果居民对你的经营方式不满,那么,在一定人数的请求下,拱廊的必要用地就会分配给一个想开办对台店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店主就会努力保证商品质量,待人谦和,在客户中保持一个良好的信用,也可以明确的在田园城市中预知商业危机,给他充足的时间准备,改善自己的不足。



一旦居民对这家店铺失去耐心,投票决定开设新的同类店铺,他们必然同时遭受损失物价的上涨,收益的下降,居民也将损失它们的一些休憩的地盘,用更高的物价买到更劣质的商品,因为,销售额下降导致的产品缩水。


这种体制下,降低了竞争的消耗,资金周转极快,劳务成本也小得多,每个商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市政公务人员,当分红制度成为风气,主人和雇员的区别也将逐渐消失。这种体制下,创造一种机会来表达公众的意志,以反对榨取他人血汗的人。


(2)禁酒改革


在霍华德写作时,有通过公民投票,禁止酒类特许专卖的运动,并形成法令。但霍华德认为禁酒政策并不明智。它排斥了适量饮酒和嗜酒的人。


如果酒类是在合理的管控下贩卖,而不是禁止,这也许是一种自然而健康的生活方式,即防止特许专卖酒店的过分重复,并采用禁酒改革家提出的较温和的办法,市营当局可以自己经营卖酒业。


霍华德的田园城市改革采取了折衷的道路。对于政府、社区和市场的关系,他认为,政府和社区管理各有所长,划分政府与社区职责范畴需要根据他们提供管理服务的有效性和可靠性进行平衡;而对于半市营企业——在公共市场中经营的私营企业,则依靠本地人民的选择,运用市场机制,使私营企业的竞争“从一种活跃的力量转变为既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