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里“不可描述”一幕...

中国食品行业网 2019-08-13




第1章 醒来
滴滴滴……

破旧的柜子上,一个老式的手机短信铃音响起。

秦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伸手摸起手机,按下了挂断键,房间内瞬间安恢复了安静。

看到窗外已经大亮,只是在脏兮兮的窗帘遮挡下,屋子里昏暗了许多。

啪!

将手机扔到一边,在枕头下摸出三块五一包的劣质香烟,抽出一根后,用打火机点燃,用力的吸了一口。

古龙香水?

他鼻子用力嗅了几下,空气中弥漫这淡淡的香水味道!

尼玛的,三块五的香烟能抽出上千块的香水味道?真TMD神了!心中不禁暗暗自嘲道。

嘤嘤……

一个女人的呢喃声响起,让他瞬间变得清醒,猛的坐了起来,侧头望去。

“哇靠,这是谁?”

床的一侧躺着一个长发女孩,虽背对着他看不到容貌,但乌黑的秀发,光滑的后背,便足以勾起男人的内心。

或许听到了他的惊讶声,女孩懒慵的翻动身体,平躺在床上。

长长的睫毛,瓜子脸,小巧的鼻子嘴巴,嘴角抿起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仿佛沉睡的天使。

唰!

秦烈感觉到鼻孔中两行热流涌出。

不会是做梦吧?

他狠狠的扭了一把自己大腿,刺骨的疼痛传来,让他接受了这突然的幸福,用力晃了晃头,恍惚的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幕。

昏暗的酒吧,暧昧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狂欢的人群,一个酩酊大醉的女孩缠着自己……

“嘿嘿,极品啊!”

秦烈咧嘴一笑,没想到酒吧也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孩,简直太TM走运了。

想到这里,伸出大手向她去。

“啊!流氓!”

当他的大手刚刚碰到女孩,还没来得及感受,女孩猛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一个猥琐的大叔,流着鼻血赤身在身边,那种惊恐可想而知,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同时白光一闪,左腿下意识的横扫,冲着他双腿间的位置踢了过来。

卧槽!断子绝孙脚?秦烈一个翻身下床躲了过去,惊出一声冷汗。

嘘!嘘……

这廉租房隔音效果不好,女孩这声音太过刺耳,很容易把警察都招来,就算被邻居听到,会对自己光辉灿烂的形象产生不好的影响。

他匆忙将手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床上?”女孩抓过衣服,遮挡住娇躯惊恐的问道。

“美女,这是我家,请你搞清楚,你是在我的床上。”秦烈色迷迷的看了她半遮半掩的娇躯,耐心的解释道。

尼玛的,昨晚上该是怎么样美妙感觉?现在怎么回忆不起来了?

“你这个流氓……”

女孩感觉到身体某处传来的微微痛楚,揭开床单看到上边一朵如花的鲜红,眸子里瞬间充满了泪水。

仿佛用所有恶毒的语言,都不足以描述她内心的愤怒,继续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她这是明知故问,或者说想听到对方否认的回答,哪怕是种自欺欺人的慰藉也好。

保留二十多年清白容易吗?在如今空虚,浮躁的社会环境中,需要抵抗多大的诱惑?

可今天却被一个猥琐男赚了便宜,悲催的心情可想而知。

“美女,我还想问你,昨晚有没有趁我酒醉不省人事时,趁机对我……”

秦烈故作一脸无辜的反问。

尼玛的,都说男人提上裤子不认账,这女人连裤子都没提呢,居然立马翻脸不认人了?

“你真无耻!”女孩一愣,俏脸通红咬牙切齿道。

“这……也不能怪我,是个误会!”秦烈厚着脸皮回答。

……

女孩彻底无语了,片刻之后,显然也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泪水瞬间充满了眼眶,哽咽的说道:“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

“人之初,性本善,其实身体也是一样,大家光溜溜的来到这个世界,无论男人女人,都应该坦然面对,就是因为有了龌蹉的想法,才会穿上……”

“滚!转过头去,不允许看!”女孩的愤怒再次爆发,抓起旁边的一个枕头扔了过来。

被你赚了便宜我认了,可别TM再唧唧歪歪,整的好像老娘我赚了你多大便宜?

反正双方谁也不认识谁,过了今天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好了,她心中默默的安慰自己。

女孩名叫陈婉婷,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女儿,本来在米国哈佛大学管理系上大二,可随着公司的规模扩大,爸爸便将她喊了回来,负责管理东海的分公司。

对于爸爸来说,直接参与管理的经验比上大学更加的实际,何况东海这边的市场很重要,不想让外人染指,以免带走公司的信息及资源。

陈婉婷不想回来,更不想当什么老总,但胳膊拗不过大腿,只能办了休学手续而来到了东海市的分公司。

可到了公司之后,一切并不顺心,孤独郁闷之下,便出来借酒消愁,结果发生了这件事情。

现在她后悔都来不及……

陈婉婷整理好衣服,粉白相间的T恤,泛白的紧身牛仔裤,将她身材勾勒的同样完美。

随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狠狠的瞪了秦烈一眼,抓起桌上的LV包,快步向门口走去。

“再见!欢迎下次再来!”秦烈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

“我这辈子不想再见到你!”

……

唉!现在的女孩,怎么都这么没礼貌?也太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秦烈苦笑着摇了摇头。

当他回头看到床单上的斑斑红点时,两只眼睛立刻充满了猥琐的精光。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说走咱就走……”

酒吧都能捡到这么大便宜,简直是比中大奖都难,不禁再次躺在床上,哼起了小曲。

突然想起刚才的短信铃声,伸手将手机抓了起来。

黑白屏幕上显示“华夏XX银行温馨提醒:你的银行卡号尾号为8888的银行卡内转入一千万……”


 

第2章 活着
他知道,这是四年特种兵生涯的全部津贴。

看到这个数字,非但没有任何喜悦,反而内心充满了失落与伤感。

国际任务四十八次无一失手,其中包括米国海豹特种精英亲自把守,号称连只苍蝇都飞不出来的死亡监狱内,单枪匹马救出被关押的华夏重要人员。

也包括带领他的四个队员,一夜之间干掉东瀛号称拥有数十万帮众的相纪帮帮主田野井二及他的二十六个帮会头目,让整个帮派人人自危,谈之色变。

一千万!

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几代人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但对于华夏特种大队最高级别的翔龙特种兵来说,钱只是概念,或者说连这种概念都没有。

百分之七!

这是从进入翔龙到退役的人员比例,不言而喻,百分之九十三的队员死亡,活下来是一种奢望,谁还会在乎钱?

尤其是作为翔龙大队最强A组队长的秦烈,国际杀手组织出价二十亿买他的人头,也有雇佣兵团五十亿向他抛出橄榄枝,世界顶级富豪争相邀请他去做私人保镖直接开出的空白支票,只要他肯填上数字,对方会毫不犹豫的将钱打进他的账户。

可退役后,他选择一个人来到了东海,过着普通人自由平静的生活。

……

秦烈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简单的洗漱,出门去买早餐。

当走到楼下后,在楼前乘凉的石凳上,一个老头在悄悄的抹着眼泪。

“刘大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刘大爷今年五十多岁,花白的头发,干巴巴的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印证了他经历的沧桑。

此时一脸的憔悴无助,仿佛又瞬间苍老了许多。

他是秦烈在楼下租房的邻居,平时老实巴交但为人热情,秦烈没少到他家里蹭饭吃。

“强子跟人打架,被打伤进了医院,需要手术费两万多。”

刘大爷流下浑浊的泪水,用手抹了抹继续道:“他上大学的钱都是东拼西凑的,现在我去哪儿弄这么多钱?”

“跟人打架?”秦烈眉头拧起疑惑的问道。

他自然见过强子,这孩子非常有上进心,品学兼优不说,还经常出去打零工补贴家用,完全不像一些天之骄子那样上网,泡妞的混日子。

就他怎么可能跟人打架?再说他那瘦弱的小身板也没打架的资本……

“刘大爷,上车,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虽然事情蹊跷,但先手术要紧,秦烈走向倚在墙上的一辆摩托车道。

“你大妈在那里陪他,没钱去了也没用。”刘大爷叹了口气道。

“我来想办法!”

……

刘大爷半信半疑,毕竟秦烈平时昼伏夜出,还经常带些女人回来,又没份正经的工作,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可无助之下,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跟着秦烈坐上了摩托车。

轰啦啦……

摩托车跟刘大爷一样历尽了沧桑,秦烈弯腰将两根裸露的线头接在一起,蹬了两脚之后,锈烂了的消声器内喷出一股浓烟及比喇叭还响的刺耳声音。

早上银行排队的人并不多,秦烈在刘大爷惊讶又惊喜的眼神中,取出两万块钱,一起往医院赶去。

医院里的急诊室内,小强躺在病床上,一个小护士站在不停啜泣的刘大爷老伴旁边,小声的安慰着。

伤口显然经过简单的包扎止血处理,但绷带处依旧渗出鲜红的血迹。

“钱凑够了没有?”刘大爷老伴看到他们后,顾不上跟秦烈客套,哽咽着开口道。

“带来了,这次多亏了小秦。”刘大爷颤声回答。

“病人伤的有多重?”秦烈开口问小护士。

“刀伤六处,最长的刀伤二十六公分,多处肌肉软租住损伤,肋骨断了三根……”

“为什么不先进行手术?”

秦烈听到居然伤的这么严重,脸上立刻充满了愤怒,大声的质问道。

小护士吓了一跳,呆呆的望着他,俏脸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叫孟晓雯,今年十九岁,细长的眉毛大眼睛,戴着一副黑框眼睛,既漂亮又充满了学生的气息。

她只是护校刚毕业分到这里,至于什么时候手术,并不是她能决定的。

“这是医院的规定。”

一个四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严肃中又带着一丝不屑道。

“规定?TMD规定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秦烈咆哮着继续道:“老子告诉你,活着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身为一个医生,延误治疗就是杀人凶手。”

他经历过了无数生死,将生命看得更加重要,知道一个人能够活着是多么幸福。

每次任务之前,他并不是喊着一定完成任务之类的豪言壮语,而是告诉自己的队员,无论如何,一定要活着回来。

中年医生看到他愤怒的神情,吓得不敢出声。

何况刘大爷已经将钱带来,匆忙安排他去办手续,马上进行手术。

“帅呆了!”孟晓雯芳心一颤。

秦烈进来时,虽然穿着寒酸,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明亮,深邃的眼神却深深的吸引着她。

况且他俊朗帅气的脸上充满了坚毅,刚才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愤怒咆哮,对于孟晓雯这样的青春少女,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杀伤力。

……

强子虽然被砍伤,一脸的痛苦,但头脑依旧清醒,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事情的大体经过。

原来暑假时,他想利用这段时间打工赚点生活费,看到一家KTV招人,便去那里做服务生。

可工作了两个月,对方一直以各种理由拖着发工资,一直到开学辞职,他们都一分钱没给。

催了多次之后,终于强子忍不住告诉对方,要找劳动部门来解决,结果刚走出KTV,便被几个人砍成了现在的样子。

听完之后,秦烈安稳刘大爷一家三口,安心在医院手术疗养,别为钱的事情担心,说完后便走出了病房。

金煌KTV门前,俩保安从几里地之外便听到刺耳的轰啦声,直到一辆摩托车扎到了停车位之后,响声戛然而止,才回过神来。

“喂喂,你干什么的?”

“我是来唱歌的,把车停在这里。”

秦烈拿着大铁链子锁“咔嚓”一声将后轮圈与一辆宝马750的后轮毂锁在了一起,抬头回答。


 

第3章 土豪
“摩托车不能停在这里。”

保安心想,就你这车,还用专门找个停车位?

当看到与宝马锁在一起时,更是一脸惊恐道:“这是我们老板的车,不能锁一块。”

“万一我车丢了怎么办?”

秦烈心道,就知道是你们老板的车,才给他锁上,万一跑了反而麻烦。

保安无语,心想这车还有人偷吗?还不如我那三手的电动车值钱,匆忙道:“你推到门口,我们帮你看着。”

“不用,我车上有电话,你老板要开车,给我打电话就行。”

俩保安凑上去一看,锈迹斑斑的油箱上贴着一张白纸条,挪车电话13XXXXX……

……

KTV都是晚上忙碌,白天几乎没什么生意,大厅内格外冷清,服务员趴在吧台拿着手机玩游戏。

“开个大包,找几个妞!”秦烈敲了敲柜台提醒道。

“是,先生,稍等。”

服务员抬头一愣,随即微笑着回答。

有生意自然是好事,虽然秦烈穿的十分寒酸,可这年头有钱人扮低调的也不少,客户是上帝,有奶便是娘。

偌大的包间内,宽大的液晶电视,光滑的大理石茶几,粉色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线,即便是白天,也让人有夜晚的冲动感。

秦烈仰躺在沙发上,双脚搭在大理石桌面,劣质的皮鞋上一层厚厚的尘土,神情却又颇具一副大老板的架势。

“老板,让你久等了,你看看选哪个妹妹陪你?”

小姐们自然也是晚上业务繁忙,这个点都是刚刚起床,服务员好不容易才拉起一票人马七八个人,甚至有几个连妆都还没化完,便被叫了出来。

“就那个。”秦烈指了指中间一个浓妆艳抹,金毛狮王发型,还不停搔首弄姿的小姐道。

傻逼,真是土包子没眼光,这个卸了妆,年龄当你老妈都差不多!服务员内心鄙夷的想道。

心里这么想,脸上还是带着微笑道:“那就让这个妹妹留下?”

“不是,把这个带走,其他的都留下!”

……

越年轻漂亮的小姐晚上便忙到越晚,这个点在睡美容觉,根本不可能起床。这些经常逛夜店的秦烈比谁都清楚。

所以眼前的小姐们虽然质量差点,他也并不在意,谁让自己这个点来呢?

何况昨天晚上不是有个仙女一样的小妞在自己床上吗?

自己还中了大奖,想起陈婉婷,他嘴角便露出猥琐的笑容。

“老板,你想唱什么歌,我来帮你点。”

“老板,来瓶酒吧?”

“我刚起床,还没吃东西呢。”

……

小姐们一拥而上,讨好撒娇,纷纷的开口说道。

“咱人多,两瓶XO,两瓶人头马,啤酒小吃你们随便点。”秦烈大方的回答。

小姐们身上刺鼻的劣质香水味让他几欲作呕,站起身来走到点歌机前,点了一首自己最拿手的歌曲,将音响声音调到最高。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说走咱就走……”

他这一嗓子喊出来,小姐们的耳朵都嗡嗡作响,有两个实在忍不住,悄悄拿出耳机,将自己的手机音乐打开。

没办法,声音大点也能接受,甚至破锣嗓子也能忍了,可TMD一句都不在调上……

不过碰见个大方的金主也不容易,她们是拼命的点酒跟小吃,毕竟跟她们的提成挂钩,什么贵点什么。

两个小时后,服务员忍不住了,找到大厅经理道:“经理,他已经消费了八千九百多块,会不会是吃霸王餐?”

“去问问。”大厅经理点了点头。

整个走廊内都传着好汉歌的声音,服务员皱着眉头,走进包间后立刻又换成亲人般的笑脸。

“老板,你的消费已经超过了八千,按照店里的规定,需要先结算一下然后重新进行消费。”没办法,他只能编了个这样的谎言。

“规定?拿来我看看。”秦烈拿着话筒,一脸的不悦。

“这……”

砰!

秦烈一巴掌拍在大理石桌面上,在口袋中掏出一张金光灿灿的银行卡道:“是不是怕老子没钱?”

“当然不是,你慢慢玩,不打扰你了。”服务员一脸歉意的退了出来。

在这里经常接触大老板,认出秦烈那张卡是某银行的白金卡,起码上百万的固定资产,才能办的出来。

人跟卡在这里,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

又过了一个小时后,一个小姐脸色煞白的走了出来,走到大厅经理面前道:“经理,我受不了了,你看看换两个姐妹吧!”

“怎么了?难道他……”

大厅经理心想,难道是秦烈对这些小姐们太过分?毕竟陪酒陪唱不是陪睡,那个有另外的规则跟价格。

“不是,我实在忍不了他唱歌,换一首也行啊!”

小姐眼泪汪汪,一脸委屈的继续道:“还让姐妹们给他伴唱,他唱完一句,我们就要一起唱黑黝黑黝黑,别说唱,我听着就恶心。”

“唉!多忍耐一下,都是吃这碗饭的。”大厅经理耐心劝慰道。

“那好吧!再来三瓶XO,两瓶87年的干红。”小姐哭丧着脸开口道。

“又点酒了?”大厅经理一愣。

他刚才看了一下账单,已经一万七千多块,就算是个土豪,这么烧钱是不是太败家了?

如果秦烈请客也可以理解,可能请生意上往来的朋友,爱面子多花点,可就他一个人,至于花这么多吗?难道为了请这帮小姐?

“嗯!”小姐点了点头。

“我给老板打个电话,看看该怎么办?”

金额有些大,何况事情也有些蹊跷,大厅经理不敢自己做主,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号码。

简单的几句对话后,对服务员道:“先让他把账结了再说。”

“可是催他结账,不就成了赶他走吗?”服务员也是一脸愁容。

万一秦烈是个真土豪,得罪了他之后老板势必会怪自己言语不周,所以他先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拉电闸!”

……

三个多小时,秦烈依旧乐此不疲,端着酒杯拿着话筒,将这首拿手的好汉歌唱的气势十足。

旁边的小姐们都是脸色苍白却又强颜欢笑,让人心生怜惜。

啪!

灯光音响突然熄灭,房间内瞬间黯淡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啊!正唱的高兴呢,老板唱歌真是好听极了。”

“是啊,比原唱都好听,真扫兴。”

……

小姐们如释重负,却又装出生气的语气,纷纷的开口说道。

其中有两个意志力比较薄弱的,连从良的心都有了。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