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魅力三江 2019-07-09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失散了19年的同卵三胞胎相认,本是一件珍贵且感人的事。

不曾想,它却隐藏着一场泯灭人性的残忍实验,令人后脊发凉。

这是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并在当时轰动全美的三胞胎实验。

如今随着一部纪录片《孪生陌生人》的上映又引起了人们的热议。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相信近期不少人从影像或是文章等都了解到大致过程。

三胞胎的意外相认,揭开了人为将同卵双或多胞胎分离研究的秘密实验。

这当中,它不光是涉及到了人的发展问题,还有抑郁症与环境等议题。

所以,除了曲折的事件本身,其背后的动机、过程、对象值得我们反复深思。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在1980年,19岁的鲍比·沙弗兰考上了美国一所社区大学。

从他第一天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就发生着不同寻常的事情。

几乎学校里的每个人认识他。这让他感到惊喜又困惑。

直到陆续有人喊他艾迪,他才明白原来是认错人了,连忙否认。

众人表示诧异,这世界上怎么有长得一模一样但毫无血缘关系的人?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排除整容等外界因素,这样“撞脸”的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发生。

不同国家、年龄、人种甚至连性别不同的两个人都可能长得一模一样。

科学界对此给出的解释大致是两人从异父异母身上拿到了两副基本相同的“基因牌”。

基因多样性是维持在一定数量的,是有限的。“撞脸”的情况就好比你在不停地洗牌,直到某个瞬间,你手上会出现同样一副牌是差不多的道理。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摄影师布莱尔花了12年的时间证实了撞脸的存在

人们很快又发现鲍比和艾迪不光长得一样,还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

如此罕见的缘分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只是巧合。

果不其然,一番调查后证实:鲍比和艾迪是来自一家领养机构的同卵双胞胎,失散了19年之久的亲兄弟。

经媒体报道后,他们意外重聚的感人故事传遍了大街小巷。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无独有偶,一位叫大卫的男孩看到了消息后,大吃一惊。

因为他发现自己跟报纸上的两个人就像同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仔细一看,大卫也跟他们是同一天的生日,并且来自于同一家领养机构。

因此,大卫和他的家人主动联系媒体,将自己的情况进行说明。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又费尽一番周折后证实,三人是货真价实的亲兄弟,约两亿分一的概率才会发生的同卵三胞胎。

一时之间,三胞胎失散重逢的奇迹成为了美国的大热点,占据了各大头条。

甚至还有媒体趁着高热度,邀请他们参加真人秀,讲述各自的生活趣事等。

尽管被拆散了19年之久,但三人表现地惊人相似。比如他们都喜欢吃中国菜,喜欢同种颜色,喜欢熟女等等。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几乎所有人都为他们的重逢感到喜悦,但他们的养父母们却充满了疑惑。

为何当初领养机构要将他们拆散,并送往不同的家庭?又凭什么剥夺三兄弟与亲人相识的权力,并隐瞒孩子的身世背景?

对此,路易斯·怀斯领养机构给出的理由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目的才将其拆散。因为考虑到既有意愿又有能力一次领养三胞胎的家庭是极少数的。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虽说有点牵强,但这解释也算是平息了大家的疑问。

三兄弟以及他们的家庭过着幸福和睦的生活。

直到美国作家劳伦斯·赖特偶然间发现的一篇儿童精神分析论文才又掀起了波澜。

文章中引用了一项秘密的社会实验,即是将多对被遗弃的同卵双或多胞胎分离进行研究。

更巧合的是,这些孩子正是来自路易斯·怀斯领养机构。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美国作家劳伦斯·赖特

实际上,科学界将对同卵或异卵双胞胎的实验称为双生子研究( Twin study),是行为遗传学重要研究的工具。

它是通过比较同卵双生子和异卵双生子在心理发展特征上相似程度的差异,以此了解遗传和环境因素对其心理发展特征的影响程度。

二战期间,纳粹曾在犹太人集中营进行过惨绝人寰的双胞胎活体实验。

除开纳粹的残暴外,科学家进行双生子研究时,要求是双胞胎在一起成长。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纳粹进行的惨绝人寰活体实验

可一直以来,人们就不断围绕着“先天基因与后天培养,到底哪个对人更重要?”这个问题进行争论。

倘若能探究一出生时就被分离的同卵双或多胞胎,或许能很好地解答这个问题。

原因在于这些双或多胞胎有着相同的基因,以及人为安排的成长环境。

可这样的实验设计违背了科学伦理和道德底线,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进行。

毕竟谁也不想一出生就像小白鼠一样,被人操控一生。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进行过双生子研究的遗传学教授Tim Spector与6对同卵双胞胎

然而,上世纪50-60年代的心理学处于疯狂的时期。

由于当时学科还很不规范,许多心理学家设计实验时会将道德伦理抛诸脑后。

至今仍备受争议的米尔格兰姆服从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就是当时的产物。

而这项违背人性的同卵双或多胞胎分离秘密实验开始于同一时期。

它是由美国著名精神病医生、弗洛伊德档案馆主任彼得·纽鲍尔(Peter Neubaur)主导的。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他与路易斯·怀斯领养机构合作,将多对双胞胎和三胞胎分配给不同的家庭领养,并有研究员进行秘密观察。

比如重逢的三兄弟就特地被送往了三种社会阶级的家庭:

鲍比的爸妈是医生和检察官,是典型的富裕家庭;艾迪的爸爸是大学教授,是中产阶级家庭;大卫的父母经营着一家杂货店,是底层的移民家庭;

三人都有一个年龄同样大的姐姐,而且她们是从相同的领养机构领养的。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其实,从孩童时期开始,三胞胎就有被暗中拿来测试和记录。

研究员就会上门定期做所谓的家访,并进行心理测试等。

此外,他们还会拍摄一些孩子们生活和玩耍的片段,作为视频资料研究。

这些测试都是研究员找各种借口进行的,从未告知他们实情。当然,其他被分离的双胞胎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除了操控着后天环境之外,研究员还隐瞒了三胞胎的生母患有严重抑郁症的事实。

近年来伴随着网络的发达,想必我们对抑郁症都有了一定的认识。

简单来说,我们每个人都会产生忧郁情绪,但通过自我调节能很快走出来。

如果你深陷其中,不管怎样都很难再走不出来,那就是抑郁症。

作为常见的精神疾患,全球有超过3亿人患有抑郁症,遍布各个年龄。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抛开对它的种种误解,我们知道抑郁症是生理、心理和社会因素复杂的相互作用产生的结果。

生活中遭遇像失业、丧亲之痛、心理创伤等事件的人更容易罹患抑郁症。

它非但不能以个人意志而缓解或转移,还会导致更大的压力和功能障碍,加剧患者的抑郁症状。

即便是短时间内治愈了,但它的复发率很高,极难彻底治愈。

这也是我们近年来看到因抑郁症而自杀的事件频发的原因之一。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因抑郁症而自杀的名人

过往的研究已表明,基因遗传是对抑郁症有影响。如果父母双方有一方患抑郁症,子女患抑郁症的可能性约是25%。

如此看来,三胞胎实验还极有可能被用来验证抑郁症的发病和环境的关系。

但研究员心里也应该清楚这样的分离实验更容易唤醒抑郁的基因,从而酿成悲剧的发生。

他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原本不该有交集的三人会意外相认了。

谁也不能体会如此残酷的事实对三兄弟及其家庭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创伤。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不久之后,从路易斯·怀斯领养的多对双胞胎陆续出现,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

目前无法查证这项实验究竟拆散了多少对双胞胎。

在三兄弟重逢的1980年,这项研究被彻底关闭。纽约州规定全部收养机构不得使双胞胎分开抚养。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而这项实验结果也从未公开过,也没有正式发表过任何研究论文。

当初的实验数据也全部被密封在耶鲁大学图书馆。为了避免给当事人带来伤害,关于实验的所有资料要等到2066年才进行公布。(即是当事人都死亡之后)

我们看到来自不同阶级的三兄弟,在生活方式上有诸多相似的地方。这似乎说明了先天基因决定了人的发展。 不过先别急,他们三人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自从他们成名后,便在纽约开了一家名叫“三胞胎”餐厅。

一开始是做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但很快情况就急转直下。

其实三人的性格很不一样,鲍比较为刻板保守;大卫则比较冷静;而艾迪则常常多愁善感。更重要的是,从未一起成长的三人不知该如何相处。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当三人共同经营餐馆时,产生了许多无法调节的矛盾。

最后鲍比实在忍受不了便选择放弃餐馆,离开了其他两兄弟。

鲍比的离开给敏感的艾迪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

之后他就患上了抑郁症,并自杀身亡了。最后大卫关闭了餐厅,成为了一名保险顾问。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有说法称艾迪的死是因为三兄弟闹矛盾和鲍比的离开导致的。

但谁也不能保证这跟他从小就与自己兄弟分离、并成为被操控的实验对象无关。

不光是艾迪,有相关人士称这项研究中的当事人都出现了失常的童年和一些心理问题。

学术上,有种说法叫分离焦虑,是指婴幼儿因与亲人分离而引起的焦虑、不安、或不愉快的情绪反应。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比如大卫在很小的时候就说过自己有兄弟。而三兄弟儿时都曾有过用头去撞墙的经历。

因此,双胞胎最初的分离本身就已成了影响孩子成长的主要因素。

又有谁能够弥补他们成长中缺失的部分?谁又能为这些实验所酿成的悲剧负责?

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人向还存活于世的鲍比和大卫道歉。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


左是大卫,中是鲍比,右是《孪生陌生人》的导演蒂姆·沃德尔

至于究竟是先天基因和后天培育对人发展的问题,真的能由少数人的研究来解答吗?

人是复杂的,我为什么会是我呢?也许永远都不能回答。

为了寻找所谓的答案而抛弃对生命的尊重,这跟万恶的纳粹有何区别。

讽刺的是,这场实验的主导者曾是从纳粹营里脱逃的难民,那所领养机构也是专门为犹太人服务的。


*参考资料

Separated-at-birth triplets met tragic end after shocking psych experiment By Sara Stewart June 23, 2018

Brook, Tom (July 12, 2018). "Film tells of secret study of triplets". BBC News. BBC. Retrieved August 28, 2018.

纪录片《Three Identical Strangers》上映时间 2018-11-30(英国)

Flaim, Denise (November 25, 2007). "Lost and Found: Twin sister separated at birth are reunited and work toward a new

Dailymail:The triplets separated at birth to be used in a sinister social experiment: How an attempt to resolve the Nature vs Nurture debate ended in bitterness and tragedy, as a new documentary reveals.


失散19年的三胞胎意外重逢,却揭开了一场泯灭人性的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