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开封在线 2019-11-20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如果,一句话概括《欢乐颂》第一季里的樊胜美,便是:逃离不开家庭这个无底的麻烦洞。

那么,第二季中的她,则紧紧围绕着一个信念:我想有个家。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樊胜美来自底层家庭。

父母没有收入来源不说,一个还瘫痪在床,离不开人照顾。

哥嫂如同“吸血鬼”般还指望她买房养孩子。

樊胜美成为大都市一名看似光鲜亮丽的白领。

但是,每个月得给父母和侄子寄生活费;

再加上她注重外表,少不了满柜子的衣服和满鞋架的鞋子,还有对名牌包包的偏爱……

所以,日子过的捉襟见肘,丝毫不能出现什么意外。

恰恰,苦难就是那么无情,“连阴雨”总习惯降落于“屋漏”的人。

令我们记忆最深刻的一集:樊胜美哥哥在外欠债,父母无处可躲,只好到上海投奔她。

父母从没出过远门,也没带电话。

偌大的火车站,樊胜美在火车站“寻亲”的一幕,让不少观众落下眼泪。

最终在地下通道的避风处找到他们。

此时此刻,樊胜美比任何人都渴望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不仅为了自己,还为了至爱亲人有个可以挡风遮雨的庇护所。

樊胜美跳槽应聘财务顾问,面试官说了一句话:

要想应聘这个职位,必须要有对高品质生活的热烈追求,否则的话,你又如何替那些巨有钱的客户,提出财务建议?

樊胜美立刻回答:我有我有,我渴望让父母住上大房子,渴望让家人生活在幸福之中。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

这首歌人人都会哼唱,也很符合樊胜美的心态。

但是,在樊胜美心里,她要的只是一个庇护所、一个简单的家吗?

并没有那么简单吧。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一个细节,跟王柏川一块儿准备回家,王柏川负责打扫房间、收拾衣物、洗好水果;

她则负责打扮自己,美美哒。

当王柏川担心她穿高跟鞋一路上会累,她则嘲笑他的无知,“不懂了吧,高跟鞋是女人的第二生命。

她的第二生命,恐怕除了高跟鞋以外,还有名牌衣服、香水、包包,等等。

仅仅从收纳常识的角度,家里至少需要一个大大的衣柜,大大的鞋柜、包柜,最好还要有个独立的化妆、试衣间。

女人,年轻、会打扮、会花钱是优势,但如果没有自身一定的物质和精神做保障,只会越来越迷失自己,被人瞧不起或者亵玩。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悲剧的是,在电视剧里,除了王柏川以外,没有一个异性真正尊重过她。

哪怕对她感兴趣的曲连杰,也只是玩玩而已。

一辈子很长,俗话说的好,相爱容易相处难。

王柏川不可能事事包容、宠溺她。

他也有发脾气、发牢骚的时候:

为什么她只有居高临下的指责?

她们家一堆破事,我平常说过她什么吗?

自尊心超强的樊胜美,如果亲耳听到自己的男人这些抱怨,她会作何感想?

现实与渴望总是有一定距离的。

自己的渴望,如果永远建立在期待别人付出的基础之上,一切如同空中楼阁,自信、尊严会瞬间坍塌。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安迪无法理解,为什么本身并不富足甚至捉襟见肘的日子,樊胜美还要一心买房,给自己和对方带来那么大的压力?

她也不明白,樊胜美自己追求安稳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把全部希望寄托于男人身上?

欲速则不达。

后来,种种事情的发生,安迪终于悟到:在那些没有信心靠自己的奋斗找到前途的人们当中,你很难找到独立的精神和坚强的个性。

樊胜美之所以那么注重外表,虚荣心强,不过是外强中干的表现;

她之所以那么需要王柏川,是因为王是她信赖的唯一,是维护她尊严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从小特殊经历、在国外长大的安迪,早早便拥有这种精神和个性。

她现在又多了一项技能:换位思考。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樊胜美究竟要的是什么?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我们清楚的是,哪怕再大、再华丽的家,都填补不了她内心的缺失和空洞。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

网友说,有钱人求发展,底层人求稳定。

身不由己,无可厚非。的确。

很多人口口声声说追求稳定,那么,什么叫稳定呢?

考公务员,拿着固定的工资?

一个户口,一套三居室房子?

结婚、生子,建立一个固定的家庭?

这些貌似都不是樊胜美真正想要的。

逻辑思维里说,稳定不是平衡,也不是持久,科学定义是对外界干扰的抵抗能力。

换句话说,稳定不关乎状态的好坏,它只关乎是否能保持原来的状态,哪怕这个状态并不那么理想。

可见,追求稳定有它的好处:

1, 安全,可操控性;

2. 规避风险,杜绝一切变坏的可能。

与此同时,它把一切变好的可能性也一起屏蔽了。

总之,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自己才是生活最好的裁判。

世上万物都是千变万化的,唯一不变的是改变本身,何来绝对的稳定呢?

唯有自我成长本身才会带来相对的稳定。

有人说,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有人说,爱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还有人说,有归属感的地方就是家。

……

樊胜美的家在哪里?

她的渴望——家人住上大房子并生活在幸福之中——很有可能是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愿望。

因为,当你无法给予自己内心的安定,这一生,注定都是兵荒马乱,无枝可栖。

作者:闵婷

《欢乐颂2》樊胜美:任何人的归宿都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