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深圳汽车网 2019-12-03

黄侃是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在国学领域造诣匪浅,然而脾气也是不同凡响。周作人曾经评论道:“他不但是章太炎门下的大弟子,乃是我们的大师兄,而且他的国学是数一数二的。可是他的脾气乖僻,和他的学问倒也成正比例。”可见黄侃的怪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有关黄侃的狂妄事例不少,下面便是几则。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黄侃是国学大师,对国学极为推崇,而胡适则一心想推广白话文。有一次黄侃对胡适说:“你口口声声说要推广白话文,未必出自真心吧?”胡适不明白,便问其何意。黄侃道:“如果你身体力行推广白话文,那你就不应该叫胡话,应该改名为‘往哪里去’才对! ”胡适听后顿时无语,不知如何作答。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还有一次黄侃对他的学生说:“白话文与文言文孰优熟劣,毋费过多笔墨,比如胡适的妻子死了,家人发电报通知胡适本人,若用文言文‘妻丧速归’四字即可;若用白话文,就要‘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呀’十一个字,其电报费要比用文言文贵两倍。”学生们无不大笑。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有一次黄侃去拜访文坛大佬王闿运, 王闿运非常看好他,说:“我儿子和你一样大,却还是一窍不通。真是一条盹犬。”黄侃却回答说:“您老先生尚且不通,更何况您的儿子。王闿运气得要死。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后来黄侃在中山大学执教时,曾任代理校长。后来的校长石英和他开玩笑说:“听说黄侃先生治校方面比较专制。”黄侃立马反驳说:“听说石英的姆妈偷和尚。”石英听到后大怒,斥责黄侃粗俗无礼,黄侃却说:“我也是听说的。”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后黄侃又到南京中央大学执教,与校长约定“三不来”:下雨不来,下雪不来,刮风不来。校长深知黄侃的才能,便答应了。因此黄侃又有了一个“三不来教授”的别号,这是现在的我们无法想像的,但这也说明了黄侃有真才实学,可以让名校做出让步。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黄侃与胡适主张不同,便处处与胡适作对。胡适谈墨学,黄侃便大骂:“今之讲墨学者,皆混账王八。”骂完又感觉不过瘾,便又骂道:“就是胡适之尊翁,亦是混账王八。”胡适忍无可忍,大声质问黄侃为何辱骂自己父亲。黄侃却笑称:“且息怒,吾试君耳!吾闻墨子兼受,是无父也,今君有父,何是以言墨学?余非詈君,聊试之耳。”众人被黄侃逗得大笑起来,胡适无言以对。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黄侃一生好色好酒,风流成性,一共结过九次婚;嗜酒如命,最后因酒而死。所以他饱受非议,但在一件事上却得到众人一致的赞称:袁世凯准备称帝时,想以勋位和十块金饼为报酬,让黄侃写一篇《劝进书》,黄侃果断拒绝了。在这一点上,黄侃可以说是有骨气的。

他是骂人的祖宗,什么人都敢骂,大才子胡适让他骂的无言以对。
下一篇 爱丰通讯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