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山技术:新能源汽车行业冲出的一匹黑马

呼和浩特网 2019-08-22

2018以来,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依然迅速,中汽协数据显示,2018年前11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5.4万辆和103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63.6%和68%,带动了车载电源、电机电控等重要零部件业务的快速发展。但表面亮眼的数字下,多数企业都承受着因补贴政策调整、毛利下滑和资金链条紧绷带来的多重压力,整个产业链新一轮的淘汰和洗牌正在加速到来,人人都在感慨行业冬天正在到来,如何能够在行业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存活下来,成为每家企业都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深圳硅山技术有限公司是行业内的新兵,浮出水面的时间并不长,但在短短2018年,该公司就向外陆续发布了车载电源、电机控制、集成电控系统等多款产品,带有鲜明的轻量化、小型化、高精度、高安全、高能效汽车级电子技术产品特色,并迅速完成了公司的首轮融资,获得金沙江联合投资、北京基石基金等著名投资机构的联合投资,引起外界的广泛关注和同行瞩目。

在行业寒冬到来的时候,硅山技术为什么还能获得资本的青睐?在大家感慨新能源汽车行业看上去很美好,其实很煎熬的时候,硅山技术有什么致胜的法宝?如何避开行业处处存在的大坑小坑?为过冬做好了那些准备?带着这些疑问,电车资源走进了深圳硅山技术有限公司,采访了其创始人黎东荣先生。

新能源汽车行业在一年一次补贴政策调整的影响下,行业生存环境越来越艰难,硅山技术为什么还选择新能源汽车行业?

我没有发现那个行业好做,什么行业都一样。刚开始在外面看一片蓝海,大家在欢呼着冲进去,发现原来也是一片红海。做什么都总有比你早到的人,赛道总比你想象的还要拥挤,什么行业最终都要经历一个幻灭期,慢慢再恢复生机。然后可能还要经历几个低谷,起起伏伏,特别是制造业,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我们是马拉松心态,靠的是耐力和毅力,相信积累的力量,尊重迭代的规律。我们花得起笨功夫,只要方向基本正确,就坚守在这个航道上,技术上打好平台,产品上对准需求,做一些真正有创新、能解决客户痛点的产品。

具体回到为什么选择新能源汽车行业,主要基于以下考虑:首先把新能源技术搬上车是个大趋势,不管是道路行驶,还是非道路行驶,小到自行车,大到数百吨的重型车辆,目前看来电动化是化解环境挑战、绿色减排的有效手段,电动化趋势不可逆转。其次,辆电动化的赛道还非常长,自由展示阶段结束,第一轮小淘汰赛才刚刚开始,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今年刚过百万,相对庞大的汽车产业而言只是上了一盘头菜,尚且不算其他车辆领域的电动化需求。相信未来10年仍然有十倍的增长空间,在国内很难在其他行业再找到总量达数万亿的大市场,况且还有海外的需求。此外当前这个产业链的产品更新换代速度非快,快到几乎窒息的状态,不健康。主机厂是一年推出一批新车型,新车还没开卖,下一批的设计又开始了,赶着拿补贴上牌,也不管市场是真需求假需求。产业链上游供应商也是应接不暇,产品刚推出一年就进入衰退期,处处是坑,处处是拐点,处处是弯道,谁也不敢宣称自己就是胜利者。快不等于稳,早期玩家也可能摔下马,对于那些准备好的公司而言,市场什么时候都不晚。

硅山技术的团队背景和技术优势有那些,产品有那些亮点?

我们的创业团队来自四面八方,不像一般的创业公司,有清一色的出身背景和成建制的团队烙印。我本人的上一份工作在轨道交通行业干了7、8年,在此之前在通信行业也干了十多年,现在转到汽车行业,算是一名新兵。但我们的技术团队有很多行业的老枪,有些来自号称电力电子的黄埔军校,有些来自几家同行,有些来自台湾的企业和法国汽车配件龙头,在电力电子变换、电机驱动控制领域浸泡多年,互补性比较强,所以我们走了一条完全不同于别人的道路。其主要体现在,我们是业内极少数能够同时提供车载电源,电机控制部件的公司,车载电源的挑战在于硬件,电机控制的挑战在于软件,各有各的硬科技。有些公司专长在电机控制,外购车载电源模块集成,有些公司专长在车载电源,外购电机控制模块集成,这样的集成方案,并非内核技术的集成,对于后期的维护,问题的定位,系统升级是不利的。我们提供的多合一集成电控系统,所有单板的硬件、软件都是自主开发的,可控性非常高,有任何问题,我们自己上就行,不需要多方协调。

其实,我们在浮出水面之前,其实已经低调做了两、三年的研发积累。我们从开始就没有追着产品走,追着产品走容易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吃灰,我们也没追着某个特定的明星客户走,追着特定的客户走也容易掉坑里。我们定位要做一个有技术平台的公司,从创业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条更加凶险和困难的道路,有可能平台没搭建好,公司就挂掉了,但一旦技术平台搭建完成,推出产品的效率就非常高,功能之间相互借用、标准化程度比较高。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衍生出不同的产品形态,适应不同的应用工况。坦率讲,中间我们也走了不少弯路,填了很多坑,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技术平台已经成型,扩展性、灵活性非常高,根据开发需求的不同,可以在1个月、3个月、6个月,最长9个月快速推出可交付产品,这就是平台的力量。

现代汽车电子功能增多后,降低了汽车可靠性的直观感受,尤其对新能源汽车而言,大三电、小三电,整车控制,智能仪表等都高低压电路都是构建在汽车电子基础之上的,可能因为一个几百元的小部件故障,汽车就趴窝了。这些电动化技术,最初的应用都不是在汽车上,而是在其他工业应用领域。工业电子的使用环境和质量标准跟汽车要求不是一个层面的,有一个面向“汽车级”提升的需求,这不仅仅涉及器件的选择使用,从产品的设计思维、技术路线、软件框架、工艺和制造等各方面都要进行全新的设计。相比其他从工业电子领域转身做汽车电子的企业,我们的优势在于拥有轨道交通的技术背景,轨道交通车辆无论从牵引控制、电源变换、变频空调、列车总线、回馈制动等方面,都采用了大量先进的电力电子和控制技术,对可靠性的要求非常高。我们把这方面的积累也带入汽车电控产品的设计中,有很多细节的设计讲究,做出真正的汽车级电控产品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硅山技术研发生产的主驱动电机控制器)

近日新能源汽车的自燃事件将安全问题摆到了公众面前,车载电源和电机控制在保证汽车的安全性上也起着很大的作用,硅山技术在这方面是如何考虑的?

有人说A加A加A不等于A,是有道理的,汽车是一部高度精密、复杂的机器,部件之间的电气、机械、控制的耦合度非常高,始终工作在一个无缝耦合的动态过程。想造出一部高质量的车,需要主机厂更深入细致地研发整车集成的核心技术,特别是要发展车辆的平台化技术。有些主机厂一个车型一个样,一个动力集成商一个样,核心零部件的技术需求在不同车型变来变去,这对于整车质量的控制是不利的。但对我们而言,先要做好部件的A,用足料,用好料。然而补贴下滑转嫁到供应商头上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技术性能要求越来越高,销售价格一年下滑30-40%,国外提供的核心芯片和器件却在涨价,这种情形对行业生态链的健康发展是极其不利的。偷工减料、降低器件等级使用的事情在行业内肯定会发生,低成本换不来高质量,除非发生大的技术变革。

当前,行业的相关技术规范还非常不完善不成熟,主机厂对于核心部件的测试手段也比较单一,针对很多核心功能和性能指标缺乏有效的检验手段,这对于汽车的安全运营也是不利的。

集成化是一种趋势,你是如何看待这种趋势呢?

不要跟着技术走,需要集成化的时候再集成化,技术有时候也会创造伪需求。一般认为,集成化会带来更小的体积、更低的成本、更轻的重量,这显然是符合新能源汽车发展需求的,不同的车型走了不同的集成技术线路,对乘用车而言,电控、电机、变速箱的一体化动力总成,充电机、DCDC、PDU的三合一电源变换集成,代表了最主流的趋势。对商用车而言,电机尝试走跟减速器集成动力桥的线路,电控部件一般考虑都集成在一起,典型的有三合一、四合一和五合一,甚至有些把VCU、BMS的功能都集成进来,N种合一。凡事有利有弊,部件的高度集成,也增大了故障的溢出效应,违背故障导向安全的设计原则,不利于后期维护,整车空间分割设计的灵活性也受影响。电力电子不同于奉行摩尔定律的数字电路,电控系统有模拟电路、强电电路和数字电路的交叉混合,必须遵循科学的电气设计和工艺规范。在下一代功率电子广泛使用之前,当前国内行业电控部件的集成技术水平,跟国外差距应该不算太大。

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普遍回款不好,将来补贴取消,完全回归市场化,行业竞争加剧,洗牌开始,你认为企业该如何做才能站稳脚跟,生存下来呢?

前面已经讲过,汽车电动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早期由于国家政策牵引,新能源汽车行业吸引了大量的资本涌入,人才涌入,跨界造车新势力涌入,形势一片大好。可惜好景不长,商业模式还来不及经受真正的市场化考验,生存环境就迅速恶化,其中最难熬的往往不是小而柔的,而是那些大而刚,把命运全部押上的企业。我们踏入新能源汽车行业,本来就没赶上好日子,环境的变化,对我们而言无所谓更坏,反而可能是一个逆周期生长的时机。潮水退去,早期赶巧希望抢头彩的,钱不好赚了自然会逐步离场,留下来的都是那些又傻又专注、不相信捷径、一心一意做好产品和服务的,基本策略就一个字,熬,两个字就是苦熬。

在产品方向上,我们会专注在车载部件领域。电动车辆是个比新能源汽车更宽泛的概念,有很多非道路行驶、非政府补贴的细分市场,对于一家拥有技术平台的公司而言,很容易延伸出相关的产品形态去进入新的应用领域,这也是我们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我们在具体的经营策略上,不追求没有利润的规模,不追求没有现金的利润,不跟风,不盲动,不会到处开花,会认真选择行业内少数几家有价值的客户,建立可信赖、固定、持久的合作关系,用合作的确定性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这就是我们的贵人。没有人能够改变大环境,拼命折腾和灰心丧气都是没有用的,我们要找到战略定力相同的合作伙伴,相互保持耐心、善意和宽容,组建一个个小小的共同体,愿意实践这种合作精神,各自做好产品和需求匹配,我相信不仅能生存下来,而且还能在机会到来时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