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死了啥也带不走(56)

青海品牌网 2019-09-09


        早晨八点多钟我来到局里,丁传海还没来上班。等了十几分钟看见他慢悠悠的上了楼,进了他的办公室我把银行卡放在办公桌上说:“卡里有八十万,现在可以签合同了吧?”
        “可以,可以,”丁传海看了一眼银行卡说:“马上就签。”
       说完从一个文件夹里拿出一式两份的合同,仔细的看了一下合同条款,在乙方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用印泥按了一个红手印。丁传海在甲方后面签上名字,然后盖上了公司的公章。我拿着一张合同,告诉了丁传海银行卡的密码。
       丁传海笑着说:“虽然现在你不是公司职工了,毕竟在公司干过,有空经常来公司坐坐。”
       说了几句客套话,我离开了总公司,没有停留直接回到了苏集镇物资站。办公室门开着,关玉庆的办公桌上空空荡荡的,看样子他已经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回家了。以后这就是我的地盘了,在这里一切都是我说了算。
        高建国正在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看见我进来后不冷不热的说:“小王,你可真有一套,有事儿我们自己人可以商量商量,你倒好直接去局里找丁总了。”
       我“哼”了一声,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是没有和高勇商量过,他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去找丁总我也是被逼无奈,这种事情就是谁出的钱多归谁。”
        “行了,”高建国冷笑了一声说:“你不是有本事吗,我擦亮了眼睛看着,看看你能不能在苏集镇翻了天。”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放进一个行李包里,高建国提包走了。我来到镇上买了几把锁,把大铁门,办公室,宿舍和其他房间的锁全部换成新的,然后拿着大铁门的钥匙走进小屋。张大爷正在听收音机,招呼我坐下后说:“振东,听高站长说物资站让你承包了,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把钥匙交给张大爷,接着说:“你要是想在这里看大门,可以继续就在这里,工资还是一个月三百块钱。要是不想干呢,我也不强求。”
       “我当然愿意在这里干了。”张大爷把钥匙挂在墙上的一根铁钉上说:“只要你不嫌我老,我就继续在这里看大门。”
       出了物资站来到林秀萍家,把事情告诉了林正堂,他也很高兴。我让他在当地找一个好点的建筑队,这两天就下手建车间和仓库。还在原来的办公室办公,等有条件了再说。两天后建筑队进了物资站,正值酷暑,工程进度却不慢。看着工程就要收工了,我手里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幸好玉海卖了货车给我拿了十万块钱,我说正是用人的时候让他别走了,就在这里跟着我干吧。
        本来不想搞剪彩仪式,可是想到高建国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改变了主意。剪彩仪式不但要办,而且要办的轰轰烈烈。我想到了县长王为仁,如果他能够参加我的剪彩仪式,苏集镇镇上的领导肯定会到场。就算高建国和高勇在苏集镇的根基再深,就算是地头蛇,真想动我也要考虑考虑。
       我给铁力打电话,告诉他一定要请王县长参加我工艺品厂剪彩仪式。铁力说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给你办好了。我接着说:“苏集镇没有像样的饭店,我准备在县城的东方大酒店招待参加剪彩仪式的领导和嘉宾。到了那天你给我调一辆公交车过来,用来接送他们。”
       “没问题,”铁力说:“到时候我再叫上手下的兄弟们一起去,给你捧个人场。只要钱到位,保证让你的剪彩仪式办的轰轰烈烈,红红火火。”
        工艺品厂开业那天,铁力陪着王为仁来了。下了车我赶紧把他们接到办公室,沏好了茶水端到他们面前。过了一会儿,苏集镇党委书记李明来了,寒暄了几句王为仁说:“我之所以参加王振东同志工艺品厂的剪彩仪式,有多方面的考虑。出发点还是为了造福当地的百姓,当官一任造福一方嘛!这是苏集镇第一家正规企业,不但可以为你们苏集镇创造税收,更重要的是能够带动当地的老百姓脱贫致富。”
        李明点了点头说:“王县长高屋建瓴,说的太对了。你放心,镇上一定会全力支持工艺品厂的发展。”
       说到这里,李明扭头看着我说:“振东啊,以后遇到什么困难,你尽管去镇上找我。”
        我赶紧说:“有了各位领导的支持,我的信心更足了。在这里我也表个态,我们工艺品厂一定会合法经营,不给各位领导添麻烦。我也会把造福乡里作为首要任务,为咱们苏集镇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很好嘛,很好嘛,”王为仁一个劲儿的点头说:“你还年轻,有这样的觉悟已经不错了!当然了,年轻人有时候免不了心浮气躁,你一定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思想观。”
        听王为仁讲了一些哲学方面的知识之后,我频频点头。将近中午,剪彩仪式正式开始。正如铁力说的那样,剪彩仪式隆重而热烈。
       仪式结束后,陪着领导和嘉宾来到县城东方大酒店。觥筹交错间,和领导们的感情增进了不少。
        柳树湾工艺品厂正式成立了,逐渐步入正轨之后秀芳从公交公司辞职,来工艺品厂正式上班。我给她安排的工作是质检员,负责厂里柳编制品的加工制作流程培训和质量检查。
       转眼秋天来了,肖军的舅舅苏广昌开始在柳树湾筹建度假村。苏广昌忙着在市里搞房地产,度假村的事情交给了他儿子苏健,也就是肖军的表哥全权处理。高勇的录像厅也关门,跟着苏健搞度假村。苏健说了,度假村建成以后,让高勇担任客房部经理。
       工艺品厂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北京那边的外贸公司给了很多新订单。年前的时候结账,手底下有三十多万块钱。拿出十万给了玉海,这是他卖货车的钱。玉海问我剩下的钱怎么办,是不是还大春哥一部分。
       我说:“大春哥的钱不着急,我想买辆新车。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公司了,有了自己的车出去办事儿也体面。”
        就要过年了,我想开着自己的新车回村里。我要让村里人看看,让我嫂子看看,现在的王振东已经混的人模狗样儿了。
        玉海说:“厂里的事儿你做决定就行,我都听你的。”
        我拍了一下玉海的肩膀说:“新车买回来了就是厂里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也有份。以后你出门办事,也可以开车出去。”
        安排好了厂里的事情,腊月二十放假了。腊月二十一那天,玉海开着新买的一辆普桑轿车回到了村里。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村子里熟悉的一草一木感慨万千。谈不上轰动,却成了村里人春节走亲访友,茶余饭后热门的话题。那一年,村里人开始重新审视我,开始另眼看待王振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