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黄石汽车网 2019-11-22

随着微软“编程一小时”在全球范围内着陆,编程火种也撒到了中国大陆。少儿编程之火于2015年开始在国内燃烧,在2016年出现了扎堆融资的局面,一度有媒体将此现象称为自英语培训市场后的又一个蓝海。那么目前国内的编程教育又走到了哪一步?

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少儿编程教育热潮让不愿孩子掉队的父母喜忧参半——编程是不是真的那么有价值?编程教育在落地本土化时,初衷有没有被改变?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少儿编程教育:重在思维

少儿编程教育主要立志于培养高中以下青少年儿童的编程意识和编程基本技巧,目前的主要教学方式是依靠游戏化平台和自带编程程序的编程玩具,也可以是二者的结合。

在欧美,“编程从娃娃抓起”已从一句口号逐渐落实成了多个国家的实际政策,并走入日常教学大纲。比如2014年英国最新的教育大纲规定编程为5-16岁学生的必修课,爱尔兰、西班牙、丹麦等国家也在同样将ICT课程的重心转移到了编程和计算机科学上。

大洋彼岸的美国已投资40亿美元推广编程教育,其覆盖对象更是日趋低龄化。在亚洲,韩国从2018年全面推广中学编程课程,日本方面也传出2020年有望推进小学编程教育的消息。

“编程之年”(Year of Code,旨在提升人们对于计算机编程的意识和兴趣)项目创始人德克斯特(Lottie Dexter)认为,如今编程知识已经和阅读、写作和数学变得同样重要。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编程教育都已达成一个共识——编程教育虽然鼓励孩子学习编程语言,但并不是以培养程序员或工程师为目的。编程教育给孩子带来的系统工程思维、逻辑思维与和深入思考的习惯才是核心。

心理学家和育儿专家泰勒(Jim Taylor)博士就表示,当今科技巨头如盖茨和扎克伯格获得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编码,而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思考。

除此之外,编程教育的另一大意义即培养少儿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一点与强调动手的STEM教育不谋而合。因此受到国内资本青睐的少儿编程教育产品多与STEM课程挂钩,而编程教育的形式多以益智游戏为主来提高少年儿童的学习兴趣。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国内编程教育:正在起航

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虽然资本市场对少儿编程项目看好,但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受青睐——少儿编程对团队专业要求较高,且如何商业化量产和复制、完成盈利也是该类项目亟需关注的焦点。

相比欧美国家,国内的编程教育依然处于萌芽阶段,但是也逐渐得到教育行业和资本的重视。

据相关资料显示,中国各地都出现了少儿编程课程。在北京,雷诺·任(Reynold Ren)已经教了约150多名小学生使用Scratch——一款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和Arduino平台共同开发的可视化编程语言。在香港,米歇尔·孙(Michelle Sun)是一家儿童编程教学机构First Code Academy的课程负责人,现在她已有了2500多名学生。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值得指出的是,虽然多数少儿编程都认同和遵循“编程教育其实是对孩子逻辑思维与思考方式的培养”、“不是每个孩子都要当程序员”等初衷,但是也有相当数量的国内少儿编程培训却已渐渐偏离这个航道,开始驶向竞赛拿奖、培养特长生和“职业保险”等更为功利的方向。

许多专家学者也对这样“功利”的追逐发出反对声音:“学习编程并非是为了一个好前途,而是培养贯穿一生的思维习惯。” 美国马萨诸塞州Babson大学的IT管理学教授戴夫波特(Tom Daveport)就提醒说,“以自动化技术的发展速度,十年后机器很可能可以自动完成编程任务。”

因此在商业化的不断冲击下,如何保持少儿编程教育的初心和如何定位少儿编程应是编程教育企业和资本导向所考虑的条件。

那么来自家长的顾虑有哪些?

少儿编程的输出对象是少年儿童,但是家长群体才是产品的购买客户,国内家长对科学界呼声极高的编程教育却是喜忧参半。不愿让“孩子落后”的想法正推动家长接受少儿编程教育,但仍然有许多顾虑在让他们的热情无法升温。

顾虑一:现在玩平板都上瘾,学了编程岂不是天天要和屏幕粘在一起?

“健康问题”是大多数家长反对的原因。国内的少儿编程教学始终离不开屏幕,尤其许多教学都采用线上课程的方式。例如张泉灵就曾坦言道,作为00后的家长,如何将孩子从屏幕前拉走是这代家长的头等难题,而少儿编程无疑是“将孩子往电脑前送”。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顾虑二:大纲科目里没有要求,何必多此一举?

编程教育属于中国教育体系中的“后起之秀”,虽然中小学已实行教育信息化建设和基础学科建设,但少儿编程教育并不在我国中小学考试科目内,处于次要地位。

此外教师资源和教学质量也让家长持不看好的状态:“连正课都良师难求,谁来任教编程教学?”非刚性需求和目前教育的现状都让家长对少儿编程的热情都不高。

顾虑三:现在连补习要求科目都很紧张,孩子负担已经很重了。

另一个观点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的。补习班已经是国内中小学生的标配,“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的家长坦言明白编程教育的重要性,但是孩子的时间已经被从早到晚的各类补习占完,关键是大人也要跟着一起连轴转,真的难以为继。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当然也有许多家长是在经过观望后对少儿编程回心转意的,比如张泉灵在担忧之后也毅然地让孩子开始了编程学习,一位南京的妈妈张敏燕(音译)在观看了一段视频之后,也改变了对“少儿编程是多此一举”的看法。

然而,相比起父母的愿望和社会的需求,孩子的兴趣及爱好显然才应是选择少儿编程的第一要素。关于是否成为一个程序员或工程师的问题,也应该让孩子在真正认识到自身喜好后自己把握。

从零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少儿编程教育落地中国是否能不忘初心?

梳理教育体系,撷取先进理念。交融中西,慧己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