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妹 我们村里的男女故事(2)

黑龙江全搜网 2019-10-23


请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的公众号。


讲这个故事,我是很纠结的,一是故事涉及的几个当事人都还健在,都已年过七旬,虽则我用的不是真名,但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一看就知道谁是故事里的人。


这是发生在上个世纪1964年的事,村里老人也都记不起来了,后辈们更是不知道这个故事,我把村里按习俗族规尘封已久的故事讲出来是不是在揭已愈合的疮疤呢?



(一)  九妹与酱茄子


故事里的九妹,无论从什么角度评价,她都是完美无暇的,我如果不能合情理地描述评价她一生中唯一一次的“出轨”行为,且不颠覆了九妹在村里人的善良形像。


网络上有流氓燕做性义工,免费给农民工提供健康性服务,并举牌高喊“校长开房请找我,放过小学生!”,但因为大家一看就明了的有网络炒作之嫌。流氓燕在网民中的形像始终是“呕像”,与善良丝毫不搭界。可九妹的那次出轨始终与她的善良分不开。


九妹家里兄弟姊妹多,她排行第九,大家都叫她九妹。九妹是临村人,17岁就嫁进村,她的老公我们都叫“姐夫”,非易姓的村里外族人。


“姐夫”忠厚老实,一身蛮力。娶了九妹后,相亲相守,从没吵过嘴,红过脸,虽不富裕,但两口子舍得下力,小日子过得顺溜。


九妹逗人喜欢,并不是因为她势挂(漂亮)嘴甜,而是因为她善良贤惠,乐于助人。见着村里人打她门前过,她总是一句“进来喝茶哟!”,你不要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你只要进她家门,她一定会放下手头活计,熬煎一壶芝麻豆子姜盐茶(湘北农村待客茶)招待你。



村里孤寡老人的被窝行帐都是九妹包了洗了。来了要饭的,宁愿自已少吃一口,也要匀点给叫发子,晚了还把自己家的门片拆下来,为叫发子们开地铺过夜。村里老人都用九妹的为人教育自已的女儿,告诫她们“你看人家九妹!”。


酱茄子,按辈份我要叫他叔。真是一龙生九子,九子九个样。酱茄子排行老满,他的兄弟都武高武大,个个好角色,唯独他象酱腌的茄子,要个子没个子,要长相没长相,性格闷葫芦,干活没力气。


兄弟分家后,各顾各的,酱茄子混得最差,一个人孤苦怜丁,进门一把火,出门一把锁,混到35,光棍一条衣服没人补。长这么大,从没尝过女人的味道,那种性压抑难过的无名苦状,除了他老母知道,就九妹知道。


老母明知她家酱茄子是讨不到堂客了,还一个劲地托九妹做媒。九妹家离酱茄子家很近,不到50米。平时酱茄子的被窝行帐都是九妹拆洗浆制的,从垫被上那新旧一层层的“地图”(男人精斑),九妹就看出酱茄子有多饿性,有多么需要女人的温存。


我估计,九妹早就想瞒着“姐夫”送酱茄子一次温存。在善良的九妹看来,这与帮酱茄子洗一次被窝行帐是一样的,就当做了一次善事。


(二)  姐夫捉奸传奇


果不其然,村里出事了!一天晚上,已经深夜了,“姐夫”及村里精壮男子汉都上大堤防汛去十几天了,村里留下老幼妇残,酱茄子因个婑力小也留下来了。九妹和酱茄子东窗事发,在九妹做那“好事”时,被“姐夫”捉奸抓了现行。


九妹出事了,村里议论纷纷。特别是那些不那么贤惠孝顺的媳妇们似乎找到了颠覆九妹形像的把柄。


“看不出啊,扎实人做扎实事!”长舌妇们毫不吝啬使用挖苦的词语。


“莫看姐夫五大三粗,他抓奸捉双还蛮有两下子!”闲言碎语都是冲着九妹来的,她们想用唾沫把九妹淹死,彻底颠倒九妹在村里的形像。


九妹出事后有好几天不吃不喝,眼晴哭得肿得似灯笼,她心里憋屈,自已又没喜欢上酱茄子,看他可怜给他点温存,就塌天啦?家里那头蛮牛(指姐夫)迟不回,早不回,一次就撞中了,能不憋屈吗?



此事有两个人表现特别,一是酱茄子的娘,在姐夫捉奸她满崽的当晚,她第一个到场,年近七十的她,见着姐夫抓着自已的满崽要打,她立马下跪求情。


“姐夫啊,看在我老身的份上,你放他们一马吧,你可打两下我的崽,但千万不能打九妹啊!”老母心痛满崽,更揪心九妹挨打。


听了老娭姆的跪地求情,姐夫动了侧隐之心,酱茄子经不得他的拳头几下的。至于九妹,他疼爱有加,根本没想着要对她动粗。


姐夫抓了现行居然没有打人,以他对九妹的守护的那个劲,不可思议。这事第二天就在村里传开了,有人说,别看姐夫五大三粗,他捉奸抓现行还真细心,意思是姐夫这次捉奸是精心设的局。


我却不这样认为,九妹品行极好,不是水性杨花之妇,姐夫抓现行是误打乱撞碰到的,并非精心算计套路。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对酱茄子动粗,一是看在他老母跪地求情上,更主要地在于他看到了听到了他堂客与酱茄子做爱的全过程。


关于九妹与酱茄子被抓现行,姐夫又没打人,村里流传很多个版本,但出自姐夫亲口所述的正版只有一个,其他都是添油加醋,捕风捉影使故事更具传奇色彩罢了。


抓现行的那晚,姐夫在大堤上呆了十多天了,这么多天没跟九妹亲热,也难熬啊!所以那晚夜深,待睡工棚的男人们睡后,他摸黑起身回家赶,他打算与九妹亲热后天亮前赶回大堤来。


当他心急火燎地赶到家时,听到有个男人声音在说话,门被栓着,他从坡水屋(房屋边厢)里搬来一梯子,从门楼窗口爬进楼板上。家里煤油灯调得很小,但姐夫却看得清楚是自已的女人与酱茄子抱着在打啵(亲嘴)。


“九妹你真好,我想你想死了,我的妹啊!”酱茄子打啵时呢喃着,手却摸到了九妹温热坚挺的大奶子上,使劲抓捏着,把九妹都弄疼了。


“你轻点啊,把我捏疼了。我是看你妈好,看你憋得慌才给你一次,就这一次,你不要再找我啊。你自已要下狠去找女人,红花女找不到就找一个死了男人的噻!”


酱茄子还没脱衣,没上床就憋不住了,“快脱衣!我忍不住了!”。自己赶紧脱衣剐裤,把九妹抱上床,九妹的衣裤还没脱完,就饿狼扑食般爬上去,大叫一声。


“哎哟啊!”他射了!却射在九妹的里裤上。

九妹安慰他:“不打紧,息会气再来。”


而这一切姐夫都真真切切看到了,听到了,他从未经历过这场合,自已也在楼板上射了。他哪能容许酱茄子和自已的女人有第二次啊,从楼板上跳将下来,象老鹰抓鸡崽抓起酱茄子往外拖,嘴里吼着骂着娘,这架势把酱茄子和九妹都吓懵了,呆呆地不知所措。


后来就是酱茄子娘来了,邻居的老人们来了。辈份高的长者劝开他们后,承诺按习俗族规处理。有个老者是这样劝气头上姐夫的。


“骂什么娘啊,扯了萝卜眼还在,何况那萝卜还冒打眼啊!”这话说得在理,姐夫听进去了。


(三)   九妹的发问,我答不上来


过了个把星期,上大堤的男人们回来了,酱茄子把村里有头有脸的老族人请来,花了几十块钱(几乎是他的全部存赚)请了几桌客,当着姐夫及老人们的面认了错,道了歉,并发誓再不与九妹往来。


村里这种处理纠纷的习俗延续好久了,有固定程式,这种酒席调解叫摆“和事酒”。比起现在的居委会民事调解有效得多。酱茄子摆“和事酒”后,真的没有与九妹来往了。他听九妹的劝告,真的找了个带拖脚子的堂客,过着平稳安静的日子。从那以后,九妹与姐夫一如继往相守相伴,再没有半点闲话。


摆“和事酒”后,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慢慢地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九妹仍就是村里道德的楷模,贤惠善良的典范。


三年前,我移居新西兰前回了一次尚林村老家,听村里人讲起了九妹的不幸,大儿子得了癌症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好不悲恸凄凉。



如今的尚林村,早己变成屈原镇城区的一部分,九妹的菜园已变成了宅基地,盖起了别墅群。农民生活富裕了,但癌症血液病等怪病高发,难道这就是九妹所说的因果报应吗?(作者拍摄于2014年)


一次,我从九妹家的菜园经过,打个招呼后,九妹一把截住我。


 “可君,你是读书人,你给说说,这世上真有因果报应这回事吗?”听了九妹的问话,我错谔不已。


平时的九妹不是这样的啊!她今天一不喊我进屋喝茶,二不热情打招呼,壁头盖脸地向我丢出这样一句话,我当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我知道她仍然陷在老年丧子的悲恸中没有走出来,我既不能说相信有因果报应,也不能说没有因果报应,只是说些安慰她的话敷衍她。


实际上,当我看到她家菜园正中就有一坐从汩纺拖来的工业垃圾小山堆在那里,我立马明白了村里那么多人得癌症怪病而亡的“因”了。可是善良的九妹对菜园中的这座存在了十多年的垃圾小山早就视而不见了,她心中的“因”莫不是50年前的那次“出轨”?


我不敢往下想,我不敢把九妹与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那个悲剧人物作比较,她一辈子的贤惠善良可不是装的,她是应该得善果的啊。


推荐几款本人网店的好产品:一是新西兰的奶粉,高品质安全的婴幼儿奶粉“爱他美”、新西兰成人奶粉“安佳”,保证原产厂家发货,优惠后价格比国产奶粉还便宜;二是“痔疮膏”、“湿疹牛皮癣膏”、“脚气膏”、“痛风散”、“关节灵”都是可以根治的好药。需要的加我微信联系  yikejun1956 


往期文章

窑姐汀兰 我们村里的男女故事(1)

凤凰山,那些遗失的文明密码  故乡记忆(12)

凤凰山,我的传奇我的恋  故乡记忆(11)

故乡"麦田",孤独守望  故乡记忆(10)

地主毛五死了  灼灼桃(下)  故乡记忆(7)

父亲与湖  故乡记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