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青海在线 2019-07-11

中国妇女的节烈论,从“靖康之难”开始被宋代道学家所注重。

因为,北宋后宫嫔妃、宗室妇女全部被掳往北方为奴为娼。这个耻辱使道学家们舍弃了北宋时期重生存轻贞节的观念,转而大力提倡妇女舍生命保贞节。由于当时的环境,这种观念也逐渐被士大夫们所接受。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靖康二年四月,沦为阶下囚的北宋二帝徽宗、钦宗被金军俘往金国,除此之外,还有皇室成员、文武大臣、后宫嫔妃、宫女太监等一并被虏,一行人分乘八百余两牛车,离乡北上。昔日养尊处优的三千佳丽,在被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未来的亡国悲惨下场。

被虏后,徽宗写下《在北题壁》:

“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天无南雁飞。”

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妃子为韦贤妃,本命韦氏,为宋徽宗赵佶宠妃,宋钦宗赵构生母。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公元1126年,靖康之难,北宋二帝被虏,皇氏子孙、六宫嫔妃、宫中,女眷皆被一并虏走,后在金人驱使下,北上入金。此次劫难堪称中国古代王朝的耻辱,被虏女子沦为金人玩乐之物。虏酋皆拥妇女,酒肉戏之,以管乐助兴,纵情声色,被虏女子时常以泪洗面。宋钦宗嫔妃朱慎妃在中途如厕时,曾遭遇千户国禄的骚扰。

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俘男性统计约二千二百余人,被俘女性为三千四百余人。此行北上入金,由青城国相寨出发,经过日夜兼程赶路,终于在一月后抵达燕山。当时为四月二十七日,被虏队伍中,妇女仅存一千九百余人,相比于一月前,减少了约一千五百余人。建炎二年八月,被虏队伍到达金国上京,近三百名被虏女子被关押进浣衣院,韦贤妃亦在其中。

期间,宋钦宗爱妃朱皇后不堪凌辱,投水自杀。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徽宗、钦宗二帝被虏,宣告北宋覆灭。宋徽宗之子赵构逃往南京,重建宋朝,史称南宋。赵构继位后,依旧延续北宋祖制,遥尊韦贤妃为“宣和皇后”。介于此,金国将韦贤妃带出浣衣院,转移至五国城,与宋徽宗关押在一处。

在金军大军威逼下,力图苟安的宋钦宗主张议和,派出宰相何粟前往金营商讨议和事宜,并递交投降诏书,割地赔款,甚至以中原女子作为条件,许诺给金国。金人知晓宋帝软弱,故而漫天要价,要求宋朝需付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帛一千万匹,最后,金国还要求北宋上送一千五百名年轻女子。

如此屈辱的条件,最后,却被宋钦宗悉数答应,为了凑够一千五百名少女,他下令在民间大肆搜捕年轻女子。实在凑不够,宋钦宗就用自己的妃子充数,宋帝昏庸可见一斑。这些被强行征召的女子,后来,皆受到金人的折磨对待,许多女子不堪凌辱,自尽而死。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可以说,每次议和,女性是不可缺少的条件。

据靖康二年二月双方所签订的协约记载:北宋上交公主二人,宗姬、族姬各四人,另加宫女二千五百余人,女乐一千五百人… …除此之外,协约还列出所需金银数量,其中包括: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必须十日内凑齐,否则将由六宫嫔妃补缺。

为此,金人还列出一份抵押清单:公主、王妃一人可抵扣一千金、宗姬一人可抵扣五百金、族姬一人可抵扣二百金、宗妇一人可抵扣五百银、族妇一人可抵扣二百银,贵戚女一人可抵扣一百银,并由帅府进行安置。

自正月二十八日起,北宋开始向金营遣送女性,第一批以蔡京、王黼、童贯的家属和歌姬为主,各出二十四人。由于,北宋公主福金为蔡京女眷,也在此次遣送人员之中。据史料记载,福金公主被送往皇子寨,那里留守的为金太祖第二子完颜宗望。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二人初见时,福金公主吓得面无血色,完颜宗望令人将其灌醉,并当即实施强暴。“靖康之难”中,福金公主是第一位被金人凌辱的宋朝公主。可以说,纵然北宋大量割地赔款,仍然难以满足金人贪欲。

昏庸至极的宋钦宗一味妥协,多次以嫔妃抵扣赔偿,人数不够时,宋钦宗即派人在民间抓捕民女充数。

那段时间,城中女子皆蓬头垢面,日不入食,以作病态模样,觊得免。靖康之难不仅是宋代耻辱,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宋代统治阶层为图苟安,竟然选择将妻女、儿媳尽皆奉于金人蹂躏,此等卑鄙龌龊之举,注定为后世所唾骂。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北宋被俘女性的命运非常悲惨,她们就如同战利品一般,被金人肆意瓜分。第一批押送至金营的妇女,金国国相先挑走数十人,而后,其他金国将领再上前挑选女子,不同官阶的金人,可分配的女性数量亦不相同。由于,第一批到达妇女人数不多,唯有金军上层将领有权瓜分。

直至后期,源源不断的北宋年轻女子被押至金营,可瓜分范围遂下降至底层,普通金兵亦有瓜分女子的权利。每晚金军饮酒时,皆会拉来被俘妇女助兴,强迫她们更换舞衣,席间常发生摧残蹂躏之事,若妇女稍有反抗,即会遭受折磨对待。

金军营地每日夜夜笙歌、纵情淫乐,完颜宗望甚至下令:“元有孕者,听医官下胎”,这无疑更加放纵军中淫乱之风。许多女子被折磨致死,更多的人是不堪凌辱,自尽而死,如:信王妃、郓王妃皆自杀而亡。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其他各军寨中,每日亦常有女子死亡,其中,就有十六岁的仁福公主、贤福公主、保福公主。

妇女在被押解过程中的命运更为悲惨。

根据金国《宋俘记》记载:俘虏启程前男女共有一万四千名左右,为方便运送,将这些人分为七批遣往金国。第一批时在三月二十日出发,男性两千二百余人,女性三千四百余人。由于路途遥远,风餐露宿,女性体弱感染风疾者众多,皆被丢弃在半路。

至四月二十七日时,仅剩女性约一千九百人,而且她们几乎全都身患病疾,羸弱不堪。等到达上京时,被俘女性已折损一半。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韦妃、邢妃、朱妃、福金公主、嬛嬛公主等一行人,在金兵的押送下北迁,负责护送的是为真珠大王、千户国禄二人。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四月初二,千户国禄侵犯朱妃,而后又将目标瞄向嬛嬛公主,二人共骑同一匹马。此举引起盖天大王嫉妒,当即诛杀千户国禄,抛尸河中,正当他要霸占嬛嬛公主时,被真珠大王制止。盖天大王遂将目标转移至邢妃,受到邢妃以死相逼,遂作罢。

五日,韦贤妃离开徽宗先行北上,七日,宋徽宗妃子曹氏在上厕所时,被金兵侵犯。八日,队伍抵达相州,突遇天降大雨,随行宫女躲入金营避雨,遭到金兵奸淫,死者众多。宋徽宗闻此仅是叹息,百般无奈。

金天会六年八月二十四,北宋二帝及其余被俘汉人,皆被强行穿上金人服装,参加之后的献俘仪式。在仪式中,徽宗、钦宗被金兵押至金国皇帝大帐内,跪拜在地,等候处置。金太宗发布诏令,封徽宗为“昏德公”,封钦宗为“重昏侯”,这两个封号显然带有羞辱之意。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个称号却是对北宋二帝的最好总结。

其后,金国对被俘妇女进行安排,除了大部分妇女被瓜分外,另有三百人安排入浣衣院,其中,即有韦贤妃、邢妃两位皇后。浣衣院,并非字面所理解的洗衣场所,而是一座官方妓院,为金国的达官显贵们提供享乐的地方。

可想而知,三百被俘妇女被丢于此地,将面临怎样的下场。

根据史料记载,除了韦贤妃,还有朱风英、赵嬛嬛两位公主被送入浣衣院,且二人第二天即遭到奸污,自此,便沦为金人的泄欲工具。目睹皇室妇女尽皆受到凌辱的朱皇后,心生绝望,她不愿苟且存活,为了捍卫女性尊严,她选择以死明志。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在献俘仪式结束后,朱皇后即在屋中自缢,随后被人救下。但她明志之心坚决,再次选择投水自尽,悲壮而死。朱皇后以死明志的气节令金人极为震动,金世宗下诏盛赞:“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并追封朱皇后为“靖康郡贞节夫人”。

这对于徽宗、钦宗两位苟且偷生的帝王,无疑是巨大的讽刺。

赵构原配妻子邢秉懿在被俘时,已经怀孕。后来,在北迁过程中,不慎坠马,导致胎儿流产。在被押解至汤阴时,受到盖天大王胁迫猥亵,邢秉懿欲自杀相逼而不成行。抵达上京后,邢秉懿被安排进浣衣院,成为金人的着重泄欲对象。饱受凌辱十二载,至三十四岁去世。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众多被俘妃子中,命运最为悲惨的无疑是韦贤妃。因其子赵构逃脱,并建立了南宋,金人对此恨之入骨,将怒火发泄到了韦贤妃身上。在浣衣院期间,四十八岁的韦贤妃时常受到金人奸侮,最高一日接客数高达一百零五人,可见,遭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公元1142年三月,宋金《绍兴和议》达成,金国将遣返靖康年间被虏之人。公元1142年五月一日,宋高宗生母韦贤妃同徽宗棺椁回归宋朝。公元1159年,韦贤妃去世,享年八十岁。

吴激作《人月圆》词中说道:

“南朝多少伤心事,犹唱后庭花。

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

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最终,靖康之变导致宋室南迁、北宋灭亡,可以说,这次事件深沉刺痛汉人的内心。

北宋亡国后,在这个地方多了很多皇室后裔,现今这里还有很多赵姓

押解至东北的赵宋宗室上千,后来后金满族第一大姓伊尔根觉罗氏据《皇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记载又作“宜尔根觉罗”、“民觉罗”或“伊尔根”。满语“民”的意思,其汉姓为“赵”、“觉罗者,传为宋徽、钦之后。”,这里,也不排除有满州望族是宋皇室后裔。

参考资料:

『《宋史》、《在北题壁》、《呻吟语》、《靖康稗史笺证》、《人月圆》、《满江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