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萍姐买房记

书画村 2019-11-08


年轻人在澳洲买个房很平常,但是你见过语言不通,年过半百,完全凭自己在这里打累脖工的收入买房的父母吗?在澳洲几万143移民中,不能说绝无仅有,但至少手指头能数过来,萍姐就是其中一个。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在澳洲待了两年,从最初独自一个人门都不敢出,有一次走迷了路,把全家都吓出一身冷汗,到现在,每周的收入上千元,自己在外租房住,活得独立自在。从这个角度来说,移民也是一个加速成长的过程。

说实话,见她第一眼我并不是很喜欢,她脸形瘦削,身材小小的,穿着一双厚厚的海绵底拖鞋,刚做完活在前台收款,我们俩能处得来吗?我心里打鼓。

想不到熟悉以后,我们共同语言很多,有说不完的话。她干活很拚命的,刚下活,还没喘口气,见前台有客人,箭一样射出去了,我就看着她的背影哈哈大笑。有时候我都奇怪,在她小小的身体里到底蕴藏着怎样无穷的精力。我俩的身高是一个鲜明对比,我一米七二,她是一米五几,但是如果来了一对客人,轮到我俩,她总是自告奋勇,肖,我做男的,你做女的。做按摩的都有体会,做一个男客人用的力气是女客人的两倍都不止,也许是她有独到的手法,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她体恤我。离开萍姐以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这样的搭档,这个好我一直在心里记着。我不止一次对她说,日后你有难处或居无定所,就来找我,只要有我住的,肯定有你一张床。

她的房东是一个矿工,经常不在家,一到周四店里关门晚,萍姐就说,肖,去我家吧。她租的房子离店里只有几步远,她就去窝窝丝买一堆海鲜,我进屋后,一圈还没转下来呢,一锅热腾腾的海鲜伊面就端上桌子了。我吃饱喝足,心满意足地往沙发上一靠,啊,有个朋友真好!

她的手法好,回头客很多,收入差不多是我的两倍。我开始鼓动她,萍姐,买套房子吧。她像被吓着了,使劲摇头,不行,不行,首付20%,得八九万呢。

不用啊,10%就行,还有首次置房补贴。

她有点动心了。我说,买房以后,除了自己住的一间,把别的房间租出去,每月房贷自己也贴不了多少,又有自己的空间,不用和孩子们挤一块,两代人住在一起,生活习惯差异太大,容易弄矛盾,心里都不舒畅。父母移民过来,最大的难题不就是房子吗?澳洲华人社区论坛,这样的抱怨贴太多了,大多是子女的,也许父母年龄大上网少,抱怨父母移民过来,本想着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想不到有的父母干涉太多,自己的空间受挤压,心情很压抑。最好的选择,在儿女住处附近买一套房,既能互相照顾,还有彼此的空间。萍姐你买了房后,最大的难题就解决了,若干年后,也给孩子留一笔财产,多好啊,听起来真的很美。星座上说,我是那种敢想敢做的白羊座,想不到萍姐也有这种性格因子,说买就买,把首付张罗好后,就开始看房,她只有一个标准,只买三十万出头,超过三十五万就不考虑。那段时间,我们最大的兴趣,就是搜罗广告,在小区附近一边散步,一边找出售房屋的牌子,有时候上班不忙,也跑出去看一圈。然后突然有一天,她跟我说,她看中了一套,已经让女儿跟中介报价了。在哪里,在哪里?快带我去看。屋前有几颗巨大的仙人掌,很特别,虽然房子旧了一点,但后院足有八百平米,在一个街口,对面是幼儿园,走几分钟就有公交站和超市,真的太完美了,她报价31.9万。过不几天,我见一个西人青年拿着厚厚一迭材料来店里找他,她看不懂英文,就把女儿找来,孩子审核完以后,她签字。

一个月后,这套房子被她拿下,她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为了省钱,每天下班后,她要自己粉刷、整理后院,我很想给她祝贺乔迁之喜,更想陪她一起在院子里坐着摇椅喝喝茶,一定是很享受的事,但因我很快回国,没来得及。

我回国以后,她会在QQ上跟我断断续续地报告:肖,我种的西瓜真甜,每个足有十公斤,你快点回来吧,我专门给你留了一个,我的鸡也开始下蛋了。等等,萍姐,日子不要太安逸呀!

但是风云突变,她的工作有了变化,休息了一段日子,她开始在家里做按摩,女儿帮她接听电话,每周收入也足可以还贷。但因为语言不好,老是拖累女儿,让孩子不胜其烦,也做不下去。

有段时间,她的情绪极其低落,我也跟着着急,催她,你赶紧租出去两间,再让孩子帮着分担一点,但最后,她还是把房子出手了。住了整一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到现在萍姐虽然没存下什么钱,也没有自己的房产,但在我心里,她是最成功的,远远胜过那些有几套房产,年收入几十万的人。

怎么说呢,一种生活你可以说它很残酷,另一种角度来说,生活很多彩,来澳洲的这几年,她经历了太多,打工挣自己移民的钱,和朋友一起租在鬼佬的家里,感受原汁原味的西人文化。她曾给我讲过一萝筐的趣事,去钓鱼,去露营,心态是很年轻的,这几年移民的经历,是多彩的更是厚重的,拓展了她生命的厚度,她收获和得到的,比那些有形的资产更宝贵。

萍姐,我会一直祝福你!


小肥姥姥

大洋传媒原创作者。

一名143移民的老妈,来澳三年,现居珀斯。在国内时比较喜欢投稿,曾在《知音》《人民日报》都发表过文章,




审核:Peter Yu/统筹:Chenxu/编辑: Chenxu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