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故事】FM:是谁带走了三岁女童,又将她扔进井中?

深度娱乐网 2019-11-15

来源 |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微信号sdjiancha)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按以上格式在文内注明


孩子能够健康、平安地长大是每个家庭最大的愿望。寒假来临,家长脑海中“安全”这根弦必须高度紧绷。近日,鲁检君在翻阅一起儿童绑架案时,再一次震惊于案情的离奇和对亲情、人性底线的挑战,发人深思。






Part

1



“紧急寻人!淄川3岁女孩胡欣玲(化名)在淄川区东关柳泉南生活区玩耍时被人带走,请身边的人留意……”2016年5月13日,一则寻人信息在山东淄博、潍坊等地的微信“朋友圈”迅速被转发刷爆。人们时刻盯着“朋友圈”,就盼着能第一时间知道孩子的情况。


据寻人信息介绍, 5月12日下午6点,小欣玲趁家人不注意,独自一人走出家门到门口的社区小广场内玩耍。十几分钟后,家人发现孩子不在家后立即出门寻找。


一个年仅三岁的幼童怎么会消失得如此之快?她是自己走丢还是遭遇了意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已经渐渐黑了,孩子却迟迟没有消息。而此时,附近几名小学生的话,让胡欣玲家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久之前,好像有个孩子被一个30多岁骑电动车的男人带走了。


孩子母亲立刻报了警。接警后,警方马上调集刑警、巡警、治安等多方警力兵分两路、全力侦查:一路连夜调取了周围的监控分析研判,一路在周边进行走访询问调查。与此同时,胡家亲友也开车沿着出城的道路不断搜寻。但直到半夜2点,仍旧没有孩子任何消息,网上甚至有传言说女孩已被转移到潍坊市。


事件发生后,胡欣玲的去向、安危牵动着全城百姓的心。


淄博市检察院未检处检察官王葵:

5月13日,淄博市警方向全市发布了紧急寻查通报,希望广大市民积极向公安机关提供有效线索。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包括淄博“公益车队”200多人也自愿参与到寻找孩子的队伍中。爱心志愿者们为了寻找孩子,在淄川区各乡镇、临近区县建起了爱心联络站,发放寻人启事,让更多人关注孩子的情况。

 



Part

2



案发后,公安机关不断扩大搜索范围,孩子却仿佛原地消失一般,杳无音讯。


她,还好吗?


经反复讨论,侦查人员初步断定,该案八成是熟人所为。就在此时,一个噩耗传来:一名在淄川双杨镇孝妇河桥边钓鱼的工人发现了一具小女孩的遗体并报警。经胡欣玲父亲现场辨认确为失踪的胡欣玲。


“这几天一直关注着小女孩的消息,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结果,太让人痛心了,可怜的孩子一路走好”、“痛心,鲜活可爱的小生命就这样结束了。”5月16日,当淄博警方的蓝色“情况通报”发出后,网友们纷纷表达自己的痛心和惋惜。


孩子的母亲受到刺激一病不起,父亲终日以泪洗面。悲痛之余,找到杀害孩子的凶手是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公安机关了解到,他们家平时没有与他人产生经济纠纷或其他过节,到底是什么人非要把孩子置于死地? 


此前,在寻找女孩的过程中,一位经验丰富的侦查人员发现了一个反常的细节:陪同民警四处摸排线索的一名胡家亲戚情绪过于激动,甚至在询问最后见到胡欣玲的三名小学生时当场给孩子跪下,哭着恳求说“求求你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焦急程度远远超过了孩子的亲生父母。而且在走访调查过程中,他偶尔会神情紧张,目光四处漂移。职业的敏感性让民警觉得此人心里很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办案民警了解到,这个亲戚正是与被害人朝夕相处的姨夫王恒。王恒连日来没日没夜地协助警方查看监控、询问目击证人,让很多人觉得他与孩子感情非常深厚。要说王恒是犯罪嫌疑人,大家可是说什么都不相信。


公安机关对王恒展开秘密侦查。警方发现,作为最后一个接触胡欣玲的人,王恒对外欠着大量的债务,收入与支出严重不符,结合他之前反常的焦虑表现,因此认定其存在重大作案嫌疑。


5月16日,王恒到淄川区般阳路派出所了解胡欣玲失踪案的调查进展时,被公安机关扣留并进行讯问,并于次日被刑事拘留。




Part

3


王恒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和孩子朝夕相处的他真的会做出令人发指的事情吗?


时年28岁的王恒长得高大帅气,言谈举止得体,让讯问人员很难相信他就是杀人凶手。据被害人母亲介绍,由于和妹夫家挨的很近,两家人平时吃饭、干活经常在一起。王恒也能说会道、很会来事,深得欣玲父母信任。有时店里工作忙,他们就委托王恒去幼儿园接胡欣玲放学。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亲如一家的人,却一直在打着孩子的主意。


被刑事拘留后,王恒供述了一个令人瞠目的秘密:当天他把小欣玲带走,竟是打算将她的肾卖掉,以此还债。在随后进行的19次讯问中,王恒还原了那个黑暗的下午:



2016年5月12日下午,吃过晚饭后,王恒陪胡欣玲出去玩了一会后,像往常一样将胡欣玲送回家。当王恒骑上电动车正要准备走时,天真的胡欣玲瞒着家里的姥姥偷偷跑出门,坐上了王恒的电动车,想去见见王恒家刚出生的小表妹。此时,王恒见远处只有三个玩耍的小学生,便临时决定带走胡欣玲。王恒随即穿上雨衣,将自己和胡欣玲盖住,并嘱咐孩子路上不要说话。为了不引起怀疑,经过胡欣玲母亲卖煎饼的摊位前时,王恒还特意与其妻姐打了个招呼。此时,孩子的母亲正在忙着手头的活,浑然不觉自己的女儿就坐在王恒电动车前的踏板处。


“小欣玲不见了,你跟她在一起吗?”19时26分,当王恒用电动车带着胡欣玲走到淄川区花鸟市场西侧孝妇河边时,其岳父打电话来询问。王恒说“没有啊,我把她放回家了呀”。“赶快回来找找吧,孩子不见了”,岳父匆匆挂断电话。王恒感觉无法按原先计划实施了,但又不能让小欣玲回去,该怎么办呢?此时,他不想放弃罪恶的想法,猛然间发现路边的一个污水管井,遂决定将小欣玲投入井内。污水迅速漫过孩子的胸膛,这个只有3岁的小女孩害怕地大声呼叫,但平日里如父如兄的王恒又狠心地搬来厚重的井盖,将污水井盖得严严实实,然后离开。


山东省检察院未检处检察官柴萌
在案件办理期间,我曾经复核过案发现场。那是一个正在使用中的生活污水管道井,很难想象,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在那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都经历了怎样的折磨,她当时该是多么的恐惧与绝望。


几天后,污水井中的水流渐渐增大,小欣玲的尸体又顺着管道被冲入河道中。


淄博市检察院未检处检察官王葵:

在讯问过程中,感觉王恒这个人逻辑思维比较混乱。他接到岳父电话、决定暂停行动后,他完全可以找个理由将孩子带回家,避免惨剧的发生。在得知法院一审判处死缓后,王恒当庭表示不上诉,认罪伏法,但又坚持说孩子不是自己害死的。但另一方面,王恒又非常冷酷,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王恒担心自己的犯罪行为暴露,就佯装不知情,以被害人亲属的身份参与组织寻找,同时还偷偷到污水井附近,查看胡欣玲是否还活着。




Part

4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王恒对亲近的外甥女下此狠手?是家庭纠纷让他心生怨念还是另有隐情?



“由于我痴迷网络游戏、买彩票,加上投资佛珠加工店失败,便瞒着家人透支信用卡将近20万元。”王恒向民警交代说。从2012年开始,王恒痴迷上玩魔域游戏,需要不断花钱买游戏币。因为玩游戏入不敷出,王恒又开始买彩票,期待一夜暴富,最多时一天买了四千多元。


钱都赔进去了,可怎么堵上这个窟窿呢?王恒想到了透支信用卡的办法。为此,他从妻子和妻子表妹处借来16张信用卡,通过黑中介套现了17万余元,并靠借新账还旧账来“养卡”。每月“养卡”的费用加上房贷,王恒需偿还6000余元,这对于每月仅有两千多元收入的他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淄博市检察院未检处检察官王葵:

为了保持资金链不断裂,继续将谎言编下去,王恒除了透支信用卡,还利用其被害人一家大女儿“小升初”进区实验中学的困难,编造自己认识关系、能够花钱帮助办理的理由,先后骗取被害人一家2.1万元;将岳母委托他存入银行的2.5万元钱据为己有,然后从网上买了一个假的存单糊弄岳母一家。


2016年4月,自己女儿出生后,日渐捉襟见肘的王恒决定铤而走险,于是就将目光盯在了年仅三岁的小外甥女身上。“小欣玲最听我的话,她也好控制。我想着先把她带走,藏在我家储藏室内,之后再给她妈妈发个信息,勒索点钱,当然孩子是不可能回去了,我还没想好之后再怎么处理小欣玲。”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王恒供述了自己疯狂的念头。


后来,王恒又通过网络买了一张外地移动电话卡,并在自家电脑上搜索“拐卖儿童”、“绑架儿童装手提袋”等相关信息,准备绑架小欣玲后就向其妻姐勒索钱财。


淄博市检察院未检处检察官王葵:

案发前,王恒的妻子一直蒙在鼓里,以为王恒一直在一家厂里干数控机床,因为他每天穿着工作服上班,一个月能往家里交2000多元。然而,经过核查,该厂职工中并没有王恒此人。王恒每天出门不是去玩游戏,就是去买彩票。



Part

5


王恒被刑事拘留后,多次向办案民警供述了整个犯罪过程。可在审查逮捕阶段,意外出现了。